产品信息

货物运输合同纠纷上诉案

 上海市铁路运输中级法院民事判决书


 上诉人贵阳铁路分局A车务段因货物运输合同纠纷一案,不服杭州铁路运输法院(2000)杭铁经初字第6号民事判决,向本院提起上诉。本院于2000年7月21日立案后,依法组成合议庭,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。上诉人A车务段的委托代理人柴X多、被上诉人B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赵X煜、原理被告C站的委托代理人文X、易X根、原审被告D站的委托代理人李X华、顾X辰、原审被告E车务段的委托代理人谢X、郭X明到庭参加诉讼。本案现已审理终结。


 原审查明:1996年9月28日,B公司委托E车务段将325件麻袋片从萧山西站运送至A车务段A站(以下简称A站),货物实际价值26.65万元,保价10万元,收货人为威宁县F公司。该批货物经C站以22496号施封锁补封后,于同年10月7日到达D站。同月13日,D站发生火灾,事后经查点,有88件麻袋片被火烧损,237件湿损。火灾次日,原告知情后立即通过发站通知D站及时翻晒水湿部分麻袋片,D站以无场地、不安全为由,未及时采取有效措施,致使未完全烧毁部分和水湿部分的麻袋片霉变报废。经长沙铁路总公司会同南昌铁路局、杭州铁路分局、长沙铁路公安处于1996年10月25日所作的《火灾事故分析会纪要》(以下简称《纪要》)确认,全批货物仅余完好件56件(后续运至到站),损失共计182,404元。根据《纪要》要求,D站将烧损、霉变的麻袋片回送发站,E车务段免费补运60吨麻袋片至A站。此外,原告还提供了浙江省萧山市联合运输指挥部2000年1月28日“情况说明”,证明原告因重复运输造成的短驳运费损失4,919.40元,因被告未提出充分证据反驳,故一审对此也予确认。


 原审法院认为,本案所涉铁路运输合同法律关系中,原告一方是托运人,作为铁路运输企业的四被告是统一承运人;原告与其中之一的发站所签的铁路货运合同同样约束其他承运人。原、被告间的货物运输合同合法有效,应予确认。现保价货物在运输过程中发生损失,根据铁路法和**院有关司法解释规定,无论托运人在办理保价运输时,保价额是否与货物的实际价值相符,均应在保价额内按照损失部分的实际价值赔偿,实际损失超过保价额的部分不予赔偿。但如果损失是因铁路运输企业的故意或重大过失造成的,不适用限额赔偿的规定,应按照实际损失赔偿。因此,对原告保价不足部分被告应否承担赔偿责任,关键在于确认铁路承运人对损失是否存在主观上的故意或重大过失。本案中,自1996年10月13日火灾发生至同月17日,事故站D站在明知可能造成损失的情况下,未采取有效措施防止损失扩大,其行为已构成重大过失,其所辩称的无场地、不安全等理由不足以成为免责依据。各方当事人对《纪要》的真实性均无异议,故对《纪要》确认的火灾损失额182,040元予以认可。对原告主张的因重复运输而多支出的汽车短驳费也予支持。关于利息损失,原告要求按实际损失赔偿。原审认为,被告的义务是基于运输合同产生的,对由于运输合同关系以外造成的损失不负有赔偿责任。但被告的赔偿义务自损失发生之时就已产生,该项费用所产生的孳息已被其实际占有,客观上造成了原告的损失,构成不当得利,应予返还。关于C站有否补封问题,《纪要》记载为“车进左侧为C22496#锁”,并有到达车长证明,而C站又未在原审法院许可的合理期限内提供相反证明,故认定C站已在事故车上补封。依照铁路有关货运事故赔偿规定,到站负有先行清算的责任,至于各被告之间的责任,可根据案件事实、相关法律和铁路规章,由统一承运人之间自行划分。据此,依照《*******铁路法》第十七条、**人民法院《关于审理铁路运输损害赔偿案件若干问题的解释》(以下简称《解释》)第三条第二款、《*******民法通则》第九十二条的规定,判决:一、被告A车务段赔偿原告B公司货物损失182,040元及短驳费4,919.40元;二、被告A车务段补偿原告B公司利息损失,以186,959.40元计,自1996年10月26日至本判决生效,按银行同期存款利息计算,上述款项被告应在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一次性付清,逾期不付应当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;三、驳回原告关于过火麻袋片削价自理及运输代办费损失之赔偿请求。案件受理费8,123元由被告A车务段负担。


  • QQ咨询
  • 电话咨询
  • 021-33681078 , 13681902600